中英茶美學峰會 |帶著徽宗去串門
挖掘建阳民间优秀作品?助力建阳建盏走向世界
建盏世界 首页 盏事活动 查看内容

中英茶美學峰會 |帶著徽宗去串門

2018-8-19 12:24| 发布者: renrenyoo| 查看: 167| 评论: 0|来自: 花園子
摘要:   這是穿越,又不是穿越。  徽宗,不就是北宋最後一個皇帝趙佶嗎,九百年前的故事了。  然而徽宗美,如同葉放在《徽宗美》中所說的,徽宗美是一種由藝術之美、品味之美及人性之美所構成的諧和大美,絕非個人美 ...

  這是穿越,又不是穿越。

  徽宗,不就是北宋最後一個皇帝趙佶嗎,九百年前的故事了。

  然而徽宗美,如同葉放在《徽宗美》中所說的,徽宗美是一種由藝術之美、品味之美及人性之美所構成的諧和大美,絕非個人美學的高度,而是備受個人推崇之時代美學的經典。

  《大觀茶論》,徽宗所撰寫的茶書,書中可見徽宗美之器和徽宗美之道,從物質到精神。如果說徽宗美是大宋美學的最核心代表,那麼大觀茶則是徽宗美學的最基本載體。


  就在这个夏天,我们带上那些傳說中的載道之器。

  青黑兔毫盞、老筋竹茶筅、蒸青綠茶末??作為大觀茶的必備,作為徽宗美的象徵,

  西行不東,來到另一个愛茶的国度。

  從二十一世紀初追溯到十二世紀初,來自中華北宋王朝的宋徽宗之美遇見英國安茹王朝的金雀花之美。

  點茶,奉茶。

  當茶香喚起,借《徽宗美》之言,我們正带着徽宗去串门。





  徽宗美

  徽宗,趙佶,宋徽宗。

  美,審美,美學。


  徽宗美,一個以帝王名號來稱謂的審美概念,與其說是探討徽宗所成就的個人美學高度,不如說是研究徽宗所推崇的時代美學現象。

  在我看來,徽宗美是藝術之美,大觀、恢弘、偉岸、博雅、精巧、考究、詞詠、抒情,院體道統、形神並舉。也是品味之美,書卷、文雅、雋永、高潔、風月、清寂、放逸、瀟灑,自然寫實、凡間仙境。還是人性之美,婉約、含蓄、內斂、寄寓、落寞、淒涼、情懷、行修,江山隱逸、潛心養性。



  或者說,以藝術為形態,以品味為狀態,以人性為心態。從學術上講,美是和諧、關係,是形式、理念,是客觀、主觀,是生活、實踐,是典型。美是人、自然、社會,是物質更是精神。

  對徽宗而言,身處的是一個承前啓後的繁榮時代,“趙宋王朝,文治天下”,几代先祖的建設與發展,帶來了華夏文明的發揚光大,儘管危機四伏,但文化與經濟依然興旺發達,堪稱國力昌盛。如果說徽宗美是一種現象,那麼其本質是整個北宋的社會體系和系統,當帝王意向與文人理念取得共識,美便可以成為舉國上下的價值觀,於是,兩宋寫出了中國藝術史的燦爛輝煌,其中帝王權能的大力介入與支持,闕功甚伟。


  毫無疑問,徽宗美是積澱,也是開創,更是傳承。換句話說,徽宗其實就是大宋美學的代言人。

  要說徽宗美,當然先得說徽宗其人。

  徽宗趙佶。

  集最具藝術天才和最不稱職君主於一身的宋徽宗,其實是位藝術家,只是穿錯了龍袍的藝術家。

  藝術家的轉世。




     St Pancras

  —————

  聖潘克拉斯萬麗酒店

  帶著「徽宗美」,我們來到聖潘克拉斯萬麗酒店。

  這座始建於1873年的奢華酒店,位於倫敦國王十字街區,正對大不列顛圖書館。混搭著精美的石雕、尖拱等眾多中世紀元素的紅磚建築,帶有典型的維多利亞哥特式風格。自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盛大開幕至今,保留了19 世紀時期古老車站的輝煌與鐵路旅行的浪漫氛圍,也被譽為倫敦最浪漫的建築。而隔壁的國王車站,正是小說哈利波特重要場景之一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所在。


  在華麗的維多利亞式拱形穹頂下和斑斕的哥特式鎏金花紋壁畫前,麥先生以北宋建盞點茶,隨著茶筅的激發,茶香四溢,千年前宋人在茶盞中構建的美學宇宙,正在異域的場景中被喚醒,收藏在一盞茶湯的秘密趣味,也彷彿穿越時空,來尋找由自然和歷史所構成的共鳴。





  藝術家的稟賦。

  也許托夢有靈,徽宗自幼就爱好笔墨、丹青,也愛好骑马、射箭、蹴鞠,对奇花异石、飞禽走兽有着浓厚的兴趣。而徽宗在书法绘画方面所表现出的非凡天赋,歷史文獻是常常這樣說的,南宋邓椿的《畫繼》說:“徽宗皇帝,天纵将圣,艺极于神”,元脱脱、阿鲁图领衔的《宋史》說:“徽宗善书画,无所不用其精,备极绝妙”,清叶昌炽則说“道君虽青衣受辱,艺事之精,冠绝千古”,這裡的道君就是指徽宗,顯然,對徽宗天賦異稟的才華幾乎是眾口齊贊。

  年輕時的徽宗就與書畫名家往來,耳濡目染,心慕手追,其藝術積澱與啟迪對未來的發展影響深遠,即位后,帝王的角色为他提供了無比优越的藝術環境和資源,同時徽宗在書畫上還是勤奮的,藝精於勤,《画继》引徽宗之言說:“朕萬機余暇,别無他好,惟好画耳”,《铁围山丛谈》也說:“酷意访求天下,法书图画”,於是,徽宗的書畫藝術达到了相當的艺术高度。



  聖藝非凡,可以说,徽宗赵佶是历史上唯一真正拥有较高的艺术涵养和绘画才能,并真正称得上藝術画家的皇帝。 

  徽宗美是天賦異稟。

  藝術家的成就。

  作為一名天才的藝術家,先天賦予加上後天沈醉,徽宗的藝術造詣堪稱豐富且深厚,除自幼喜愛的書畫和遊藝,他也是多方位的艺术高手,對琴曲吹彈、詩詞歌賦和博弈棋藝,無不精研;他還是高品位的生活大家,對文玩情色、茶酒美食和泉石園藝,無不講究。

  撇開君王的功過,徽宗的藝術成就絕對輝煌。

  首先,徽宗自创一種書法字體,其自號“瘦金書”,後世稱“瘦金體”,所謂瘦金,意在美書为金,以富贵取義,也以挺劲自诩。這是書法史上的一項發明,書體流派的一大開創,鮮明的藝術個性,獨樹一幟。

  其次,徽宗的繪畫,將寫實院體創作推向新的高度,從眾多的傳世作品來看,山水、人物、花鳥無所不精,而尤以花鳥最為擅長。




    Foxcombe Hall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福克斯康貝莊園

  帶著「徽宗美」,我們來到福克斯康貝莊園。


  始建於1880年的福克斯康貝莊園,20世紀由伯克利八世伯爵收購後,曾邀請當時著名的建築師歐內斯特·喬治(Ernest George)進行重新改建。


  在莊園中世紀大廳前灑滿陽光的草坪上,在茂密樹林中開滿睡蓮花的湖泊旁,呂女史同樣以北宋建盞點茶。映著藍天白雲和婆娑樹枝的盞中,一撮綠茶末,經竹筅的快速閃動,一種久已消逝的想象,逐成為茶客口中故事與滋味的幻化。默意神會,林間光影作畫,不飾虛實,盛夏裡的一盞茶湯更使綠意在心頭漫開。






  雖然這是一個學術的課題,見仁見智,但徽宗以帝王的地位來親自參與介入繪畫的事業,其影響可想而知,徽宗本非院體工笔画的创始,卻成為院體工筆畫的推手。


  以徽宗的藝術主張,向來是强调形神相并举,提倡诗書画印相结合,他注重写生,体物入微,以精细逼真為著称,他用笔灵活,舒展自如,以栩栩如生為聞名,徽宗的品格與境界,自然中透著祥和。


  有感於繁盛的皇室艺术品收藏,徽宗组织编撰了《宣和睿览集》,在组织编撰《宣和画谱》《宣和书谱》和《宣和博古图》的同時,徽宗還親自撰寫了《大觀茶論》,一部茶道文化的經典。


  這些載入中國文化歷史的重要典籍,不僅是宮廷藝術研究的寶貴文献,也是生活美學研究的珍貴資料,對研究中國藝術美學的發展演變意義深遠。

  徽宗,雖擁有君臨天下的地位,卻獨好筆墨耕耘的文藝,不失是位頂級的畫家、書家,院長、總編,美學家、藝術家。顯而易見,徽宗的藝術不因帝位而傳播后世,徽宗的藝術全由魅力而流芳千古。

  徽宗美是舉世無雙。


  藝術家的昏聵。

  關於趙佶作為哲宗弟而登上帝位,元脱脱、阿鲁图领衔的《宋史》記載說:“徽宗以轻佻之性,居至尊之位”,其實是神宗皇后向太后的二句話把端王變成了徽宗,《宋史》是這樣記載的:“皇太后曰:皆神宗子,莫難如此分別,于次端王當立”,見有人質疑,“皇太后又曰:先帝嘗言,端王有福壽,且仁孝,不同諸王”。


  於是,陰錯陽差,與其說是太后選擇了趙佶,不如說是歷史選擇了趙佶,給了北宋一個錯位的皇帝,也給了歷史一個錯位的藝術家。





     Woburn Abbey and Gardens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沃本莊園


  帶著徽宗美,我們來到作為下午茶發源地的沃本莊園,在此我們感受到了親切又別樣的「中國風」。


  十八世紀,歐洲深受中國文化的影響,第四與第五世貝德福德公爵對中國藝術的喜好,在這里也留下的見證。1787年,設計者參考中國裝飾的圖樣書籍而建造的中國庭廊(The Chinese Dairy),被稱為中國風(Chinoiserie style)的戶外庭園。


  在莊園城堡的穹頂下和中庭花園三百年的老松樹前,我們也以北宋建盞輪流點茶,憑徽宗之法,調膏點茶,注湯擊拂七次。這是一個看似簡單的過程,調和激盪的是茶粉末與水分子的變化,乳花飛濺,帶來茶湯不同層次的體驗,不僅是點注時感官的驚艷,更是品飲時感受的驚喜。在此,中國茶文化帶來的新奇,彷彿跨越了世紀而要成為未來的常客。




 

   按歷史記載,徽宗自幼养尊处优,逐渐养成了轻佻浪荡的性格。也許在他交往的那些詩人畫家和皇親國戚看來,肆意放縱被是率性超脫的表現,但對於一國之君的帝王來說,即位前的迷戀聲色犬馬和即位後的行為不思检点,是斷然無法接受的。

  徽宗時期始终是蔡京及其党羽的天下,他们打着绍述新法的旗号,排斥异己,順昌亡,贿赂公行,卖官鬻爵,一系列无恶不作的行為,很快把徽宗光宗耀祖的美夢撕得粉碎。

  徽宗辜负了时代,歷史辜負了徽宗。

  徽宗美是人間滄桑。

  北宋被謝幕,南宋匆匆登場。

  徽宗絕沒有想到,不愛江山愛丹青會如此下場。徽宗錯了嗎,是,徽宗沒錯,不,徽宗錯了。歷史沒有後悔,歷史也不能重新來過。

  褒也好,貶也罷,歷史的功過本就是由後人評說的。可以想像,對徽宗褒貶不一的爭議還會繼續,隨著考古文獻的新發現新挖掘,我們對歷史會有未知的新認識。



  當我們面對已知且已逝的大宋世界,徽宗的遺產是如此的特別和沈重,單純以美學來說,徽宗所建樹的個人和時代美學的形態,碩果累累、輝煌灼灼,是過去、當下以及未來都值得研究的文化遺產。相對整個大宋世界,徽宗只是個悲劇收場的過渡,相對整個中國史詩徽宗也只是承上啟下中愛恨交織的一個斷句,然而徽宗美卻可以如此耀目,也許正是因為短暫的淒美,這份文化遺產才更顯彌足珍貴。

  徽宗美,包括書畫、詩詞,園林、營造,茶道、香道、花道、琴道;也包括宋瓷、宋錦,宋版、宋玉,戲藝、游藝、棋藝、漆藝;還包括金銀銅鐵、竹木牙角、笔墨纸硯、碑帖印章等,涉及社會生活的林林種種和方方面面。


  以我而言,作為一種藝術、品味和人性的美,徽宗美由器而道,載道於器,是一種以崇文為道統的審美理念和以天人為觀照的美學思想。


  器道結合的徽宗美,是伴隨著權力來推動和造就的美學,由古至今,影響深遠。然而徽宗美的意義與價值還遠沒有被發掘,遠沒有被善待,於是,從梳理研討到傳承弘揚,徽宗美來得不早不晚,以高舉低放的世界觀和由淺入深的方法論,作為探尋徽宗美的不二法門。






  帶着徽宗去串門,我們還在路上。

  作為傳承,也作為發揚,源遠流長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商务合作

客服热线:13679278090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关注官方微信

Copyright;  ©2015-2016  建盏世界  Powered byDiscuz!  技术支持:天虹网络    
北京pk10赛车-北京赛车正规官网-网上彩票代理平台